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颜

你若一直爱,我便一直在。

 
 
 

日志

 
 
关于我

一位儿科医生,一位医学硕士,一位主任助理。 乐意为大家提供儿童保健及疾病康复等方面的咨询与服务。 为人诚恳,大方,爽快,正直。 热心公益。

网易考拉推荐

医调委:不能太专业  

2011-12-05 06:34:04|  分类: 时评热讽辣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广东省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办法(草案)》公开征求公众意见。草案明确,广东各地级以上市都要设立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对此,媒体认为医调委要实现初衷,必须具备独立、权威和一定权力三个条件,要建立一支专业、精干的调解员队伍,并改变医疗事故鉴定由卫生行政部门主导的格局,尽快完善医疗责任保险,从而为彻底解决医患纠纷探寻更完善的路径。

  医患纠纷采用人民调解机制解决医患纠纷,有利于缓解司法压力,降低纠纷解决成本;有利于克服专业局限,让调处客观公信公正;有利于减少医患对抗,提高纠纷处理效率;有利于化解医患矛盾,保护医患双方隐私;更契合了国人拒斥“官司”的心理,值得好好研究和探索。

  实际上,采用人民调解机制解决医患纠纷,也是国外的先进经验之一。1997年,美国仲裁委、律师协会、医药协会等发起成立美国国家医疗纠纷解决委员会,探索以非诉讼的方式解决医疗纠纷,目前承担了约85%左右的医疗纠纷处理。韩国通过《医疗法》明确提出“调解优先原则”,并鼓励和支持消费者保护院等社会组织参与调解,目前70%左右的医疗纠纷案件通过调解方式得以平息。我国台湾地区2000年通过的《医疗纠纷处理法》将“调解强制,仲裁任意”确定为医疗纠纷处理的基本原则。

  我国的医调委建设之路刚刚起步,需要完善的地方很多。比如,主体问题,虽然文件强调是人民调解委员会,但并未明确挂靠单位。从其他地方实践来看,要么独立成为政府的一个办公室,要么挂靠在卫生局,要么挂靠在司法局,其群众性自治组织的性质无法得到充分体现。又如,工作经费的落实问题,文件也未说明,其他地方多是靠政府支持,保险公司扶持,医疗机构赞助等方式,经费的来源问题势必会影响群众对调解委员会的中立公信的质疑。又如法律效力问题,法律规定尚处于空白,调解协议不具有强制执行力,当事人如若不愿履行,则使得调解协议实质失效,重新进入司法诉讼必然会造成社会资源的无谓浪费,等等。

  实际上,核心的问题还是在于公信问题,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几乎所有声音都强调要“建立一支专业、精干的调解员队伍”。目前各地人员构成几乎都是医学专家、法官、检察官、警官以及律师、公证员、法律工作者和人民调解员等,这种人员构成看似专业和权威,但患者往往并不买账。原因无非是两个,一个是公权力本身的公信力不足,二是专家的社会良心信任度不高。如果不解决这两个困扰,即使调解委员会作出的裁决是公平合理的,患者一方也未必内心认可其公平、公正。

  因此,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要注重体现人民性,不要过分地强调专业主义,要在专业与群众之间构成平衡。在这一点上,普通法系国家实行的人民陪审员制度,是有借鉴意义的。普通法系国家的陪审员,不需要懂法律,也不需要看法条,凭自己的价值标准判断就可以了。普通法系国家之所以强调陪审员的非专业性,就是注重让精英法律连接民意,各色各类普通人简单想法的加总,就是某种程度上的整个社会价值判断的浓缩。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结论,不仅要说服患者本人及其家属,也需要说服社会公众,没有社会公众的参与,制度设计本身不能称为完美。

  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人员的构成,也不妨采取专业和非专业各占一半,甚至非专业多于专业的结构,在专业意见出来之后,先看看非专业人员能否理解和接受,这既为反思专业意见本身提供了一个机会,也为如何做通患者及其家属的思想认识工作提供了一个认识窗口。

转自:健康报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