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颜

你若一直爱,我便一直在。

 
 
 

日志

 
 
关于我

一位儿科医生,一位医学硕士,一位主任助理。 乐意为大家提供儿童保健及疾病康复等方面的咨询与服务。 为人诚恳,大方,爽快,正直。 热心公益。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清明散记  

2012-04-04 12:12: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325就买好了前往老家的列车票,只为每年的心愿,回去看看“爷爷奶奶、母亲”。

201241,上班,上午查房、看病历,处理出院入院事宜。下午,看门诊,10来个孩子,看得还好,不累,下班后,到老百姓药店里帮外甥女买了点常用药物,比如感冒、腹泻、发热、咳嗽及维生素类药品,回家,吃过晚饭,整理行李,把一些已经很久未穿的衣物带回去吧,带了点糖果给孩子们。晚上9点出发,坐的101,到火车站,进站、上车,人很多,全是学生、回家祭祖者。长沙往张家界,走怀化这条线的只有这趟车,沿途经过的县市又多,因此,人很多是难免的了。我的座位居中,共挤了4个人,一对到新化的母女在左侧,一个到怀化的大学生在右侧,,对门的全是大学生,到吉首去玩的。看着他们稚气未脱的样子,听听他们说出的话语,看看他们的交流方式及内容,再回想自己当年,我觉得自己还是a out man了啊。可能盆友都知道我今天回家吧,我的手机里不时传来短信的铃音,均是问候,均是关怀,慢慢回慢慢体味友谊。11点左右,我还是有点困了,眼皮打架,只好将就瞌睡一会儿了。摇来摇去,晃来晃去,时醒是睡,一路摇摆到了怀化,我才清醒,没有睡意。火车晚点,到怀化已经是6点一刻了,40分钟后,到了我的老家麻阳站。车站依然是那个车站,县城依然是那个县城,不愿坐车,直接走走,边走边瞧,看看街景,感受家乡的变化,一直提着行李行走到县城北去往吕家坪镇的汽车候车点。上车,中巴车,都是去过节的乡亲们,拿着祭扫所用物品,拖儿带女,携老扶幼的,都是一个目的,祭扫先灵,带去问候。直接回家,没有惊动老同学们,也没有打扰亲友们,每次,我都是这样,只想回家,只想好好陪陪家人。

一个小时后,到家,老爸赶集去了,挑了柑橘及红薯去的。妹妹在家,带着孩子及侄女们。嫂子到怀化去了,她的母亲今天手术,需要陪同与服侍。哥哥晚上回家吧。叔叔婶婶及堂妹全家都去了武汉堂弟家玩去了,要一周后才会。见着了隔壁的的两位伯母,看到了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的那些个下一代,分发了糖果,寒暄了几句,我洗漱了,原本想休息一下,可一看天气很好,就带着相机到处走走。走在熟悉的乡间小路上,看着那些自己亲手栽植的树木与竹林,望望那些成片的果树林,我仿佛回到了童年。将自己曾经劳动过流过泪水趟过汗水的田地、山坡、果园全都走了一遍,很多田地已经荒芜,杂草丛生,田埂垮塌,因为家里全是老人了,年轻人都出去了,老人,照顾好孩子,适当地劳作就很不错了,难免出现田园荒芜之景了。这个季节,无际的郊野,一眼的葱绿。各种花儿竞相开放、缤纷吐艳,看着亮黄亮黄的油菜花、粉嫩嫩的桃花、片片翻落的梨花以及路边草丛里各色野花,让人不忍眨眼。一路上弥漫着浓郁的花香。春的气息很浓烈了啊。放眼四野,芳草青青,阡陌纵横,花团景簇,水天一色,气象万千,难以尽描。我贪婪地想,要是能把这大自然搂在怀里,呵护一万遍,多好!用相机咔咔嚓嚓了不少,留住这美丽乡村的美与魅。老家于我,其实更像一个梦,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成长,每年一次的行程,来时匆匆,去时匆匆,一些人、事也皆是受之于父亲之口,因此,这感情便来得不复杂,如此神圣却又如此飘渺。行前,我更多的是当作一次踏青,往乡间,闻一闻草籽的清香,品一品油菜的金黄。但脚步踏上那块土地,眼里触及那方山水,便不由得沉重和庄严。多少年,这里的一切似乎没变,长长的土路,青溜的石板,房屋错落,朴实中露出岁月的斑驳。这些年,青壮纷纷外出打工之后,尤显清冷和寂寥。老屋还在,不过已是一堆废墟,无人居住加上多年风雨的侵袭,终于塌了,残砖碎瓦散了一地,唯有厅堂之中令人诧异地生出一棵小树,饱受天光春雨,愈发亭亭玉立。

2小时后回家,脚下全是泥巴,裤腿上全是花粉印痕。有点累,悃,睡觉了去。

42,是母亲的祭日。下午,我们准备好祭祀物品,带上刀、锄头、铲子,去了山上,给爷爷奶奶及我的母亲扫墓。先是整理坟堆,将四周整理干净,将堆上的杂草去除,培上新土,然后放好刀头:腊肉、水豆腐、熟鸡蛋、白酒、筷子等,斟好酒,点上纸钱,焚上香火,我们开始正式祭祖了,边烧纸钱边在心里祈祷,希望先灵们保佑我们健康平安风调雨顺。烧完纸钱香火后,燃放鞭炮,放了很多,烟火味很重。周围的坟堆还无人祭扫,我们是最早的了。我想起了过逝的爷爷、奶奶、母亲。这是一个缅怀的日子,我依然不能停止汹涌的心潮。他们在地下安息了吧,我的心铃也在为他们摇响。清明的日子里,孩子们还是那么的欢欣,少了悲戚,他们能否宽恕?----快乐也是对逝者的一种致敬吧。爷爷、奶奶,我从没见过,但我心里,对他们却非常亲近,所谓“血浓于水”,大概指的就是这类情况吧。我在爷爷奶奶的墓前深深地跪下去,像在母亲坟前那样,让额头紧贴冰凉的土地,让我的思想和灵魂,尽量靠近墓中先祖的思想和灵魂。我自认为是一个唯物主义者,那么,就不能承认灵魂的存在了。但我又常常觉得,先人的灵魂就在我的身边。我有时甚至能听到母亲呼唤我的声音,甚至能看到母亲走向田野时的身影。随着岁月的积累,我常常希望灵魂真的存在,这样,我就可以寄希望于某一天,我可以同他们重聚,并且可以见到我从未见过的爷爷奶奶。

晚上,饭后,大家聊天,聊聊彼此的变化,说说家里的事情。伯母知道我回家了,特意挣了桐叶粑粑过来,很好吃啊,让我想起妈妈来了,妈妈知道我爱吃这玩意,每次寒暑假或者过年过节时都会努力的来做这个好东西啊。母亲走后,每年嫂子还是在继续这个爱好,不时来包包这个蒿菜粑粑。我是医生,他们问了很多健康问题,一一解答。晚上,间断收及盆友们的短信问候。将妹夫所需借款给了他,让他写了借条。把给爸爸的、哥哥的、妹妹的米米都给了,能这样,已经也只能这样了,提供帮助,血浓于水,最割舍不了就是亲情,这么多年。10点,睡觉。

第二天(43日),上午,和爸爸、哥哥到山上劳动去了,原本是一块田地的地方,被哥哥改种了水果地,需要灌水施肥,因此,我们三个人协作搞了一个水塘,用水泥砂子将塘的四周加固了,够收集较多水了。水果树是需要好好服侍的,人勤,树才回报以硕果累累啊。下午,去了山上,种花生。因为哥哥需要外出,家中只有父亲,因此,不能搞太多了,以免父亲辛苦劳累,能有点吃的就可以了。

  收工后回家,我把家中内外都打扫了一遍,我喜欢干净整洁,在家中,我养成了习惯。县城一个叔叔来家了,他是我父亲的老同事,在县文化馆工作,已退休,来咨询其孙子的血尿问题,看了孩子,看了已经多次多家医院的检查报告,我告诉他,这些不能说明什么,孩子的肉眼或者镜下血尿,是正常的,是生理现象,不用紧张与担心,更不用治疗。他,带了礼品来的,湘西腊肉、湘西坛子菜、湘西血橙,都是好东西,尤其是血橙,我倒是第一次品尝,味道确实不错,值得一吃。

妹妹的孩子我的小外甥女,快3个月了,小家伙长得还好,很好带,我带了两个小时,看着她健康成长,我也开心。头上头发很多,年前我认为是脑膜膨出的地方颅骨已经长满,那个所谓的肿块已经回纳入脑内,头型很好,看了刚拍的头颅CT片子,也未发现异常,我彻底放心了。小家伙看上去很可爱很讨人喜欢,一逗就笑,口中不时啊呀几声,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你,很专注的很有神的,自发活动很多,手舞足蹈的,我用相机对着她咔嚓了,留下她儿时的记忆。

定于今天回家。以前离开家时,都是母亲帮我整理行李及所带物品。而今,母亲走了,这份“厚礼”留给了父亲。爸爸,帮我拿了两大袋子家里的柑橘(椪柑、冰糖柑),至少70-80来斤吧,够我使劲去挑了啊。带了三个坛子菜和那些血橙,其他的都带不了了。坐汽车,方便,最重要的是可以多带点东西。原本是下午5点的车,在家门前的S308线路边坐啊。今天,车子晚点了,一直到晚6点,我才坐上车。告别爸爸哥哥妹妹及侄女、外甥,我返回长沙了。路上,与盆友们短信联系,听了一个未谋面的盆友的故事,警醒了自己,需要用心来经营家庭经营爱情。IPhone3很耗电了,离家时充满电,到了汉寿时,就只剩下20%的电量了,好在盆友们都需要休息了,我也快到家了,要不手机是玩不下去了,嘻嘻。

晚上11点到达长沙汽车西站,卸下那两大袋子柑橘,背上背包,下车、打的、回家。夜深了,人很少,车开得很快,走的猴子石大桥过湘江,20分钟后到达南湖路上我的家,的士费用不菲啊,42元,嘻嘻。本来是打算让朋友来接车的,可一想,夜深了,还是不打扰了,自己整回家得了。

爱人在家,还没睡,等着我,为我留着灯呢。我放下行李,把橘子们放在阳台上。过年时带来的橘子们都还没有吃完,我又带回了这么多,够我们慢慢吃了啊,天天吃橘子,不觉得厌,毕竟,家中的物产,还是好吃些,所谓的“土”味吧,正如大家认识的土鸡蛋而已。橘子,今年丰收了,价格不是很好,父亲的橘子,买了一些,不知买了多少米米了,反正听他说是价格较低,目前市场上的价格是每500克才5毛钱左右啊,甚至比这还要低啊,那也得卖啊,否则天气来了,坏了,更不值钱了。也许正是因为价格问题,父亲都宁愿我们自己吃,不愿意在卖了。想想,像父亲这样的菊农们,花费那么多的心血来培育果树、施肥、防虫、松土、嫁接,从青果到熟果,从山上一个个摘下再挑到家中,然后一个个装袋子,期间,多少辛苦多少汗水,只有他们知道啊。价贱伤农啊,除了信息不畅通以外,只怕政府相关部门也有责任啊,市场需要引导,否则,将来又会出现砍掉果树那一幕啊。

洗澡,短信告知家中哥哥及盆友,我已平安抵达长沙。睡觉。

清明节,祭扫的日子里,我回去了,每年。辗转近千公里,只为那不舍的亲情。一年总有那么一天,无论多忙,终得抽出时间与过去的先灵见见面,问问安,尽管只是一抷黄土,尽管阴阳两界,事隔多年。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