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颜

你若一直爱,我便一直在。

 
 
 

日志

 
 
关于我

一位儿科医生,一位医学硕士,一位主任助理。 乐意为大家提供儿童保健及疾病康复等方面的咨询与服务。 为人诚恳,大方,爽快,正直。 热心公益。

网易考拉推荐

时间去哪儿了  

2014-04-29 07:05:21|  分类: 文苑转载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爱的,你拿什么丈量时间?

  一只鸟,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是一段时间。一根艾香,袅袅烟雾,烧到尽头,是一段时间。一朵花,从含苞待放,到璀璨盛开,是一段时间。

  甚至,呆呆地坐在这里,什么也没有发生,你都会发现,时间在走,在走,走得那么急,从不回头。

我想起小时候,父亲在外地工作,母亲独自在老家带着姐姐和我。母亲忙里忙外,总是把饭盛好,让我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吃,就去忙活了。我的饭一半到了肚子里,一半撒在了地上。一群小鸡围将过来,我看着小鸡一下一下地啄着饭,突然有了时间概念。当饭粒被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我会看到母亲美丽的身影从那片竹林中走来,映着落日的余晖,那般窈窕,那般温暖。一粒一粒的饭,被一只一只的小鸡吃光,这中间,就是时间,是我等待母亲的时间。

在我家餐厅侧面的墙上,有一条条铅笔画的小杠杠。从儿子能够独自站立起,我就给他量身高,从几十厘米,到一百多厘米,儿子小小的背靠在墙上,像个小士兵,站得笔直笔直的,我拿着一本书平放过去,画下他的身高,写下年月日。现在,儿子读二年级了,刻度一节一节升高,时间也在流逝,留下的是儿子不同时期那张稚气而充满期待的脸。

  突然忆起了自己的奶奶。奶奶是当地的大美人,当年嫁给爷爷,穿着紫色旗袍从轿子上下来时,地方的人都看得呆了。父亲说奶奶那时要是出门办事,必得在轩窗前用两根棉线捻额头和鬓角,用一张红纸轻轻在嘴唇一抿,这才是真正的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啊。这幅画面在我脑海中如此定格,以至于我每次对着镜子梳妆打扮时,便会想像当年奶奶的模样,一股思念的隐痛便铺天盖地而来。时间,就是这般的无情,时间,就是一个贼,总是偷走青春、偷走你最爱的东西。惟有记忆,能抗拒时间。

我想起了手持大鼓的苏东坡,当年他发出大江东去,浪淘尽的时候,是不是在丈量时间?古希腊那个哲学老头儿赫拉克利特,当他说出那句至理名言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时,他是不是也在丈量时间?梭罗,在澄静的瓦尔登湖里,他是否看到了时间的无声流逝?

转自:长沙晚报  作者:邱萍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