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颜

你若一直爱,我便一直在。

 
 
 

日志

 
 
关于我

一位儿科医生,一位医学硕士,一位主任助理。 乐意为大家提供儿童保健及疾病康复等方面的咨询与服务。 为人诚恳,大方,爽快,正直。 热心公益。

网易考拉推荐

蒲扇轻摇  

2014-07-25 06:20:48|  分类: 文苑转载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气炎热的日子,我很少用冷气,喜欢拉下淡色窗帘,漏一室幽静之光,再把吊扇开到最小,微风习习,仅能吹动鬓角发丝和手背绒毛。扇叶轻轻摇晃,摇晃,如同夏日的悠悠长长,似在诉说着那遥远的岁月。

  这种情景,常常让我想起儿时蒲扇轻摇的时光。

  好多悠长悠长的夏日晌午,蝉儿在树上拉长了它的声调,坐北朝南的老堂屋里,随意摆放着几把竹椅,帆布躺椅,矮凳,南风一阵一阵从屋后竹林里长驱而入,孩子们围坐在地上,专心致志玩着吃子儿等各种游戏,奶奶和村里的老人,或坐或躺,拉着家常,不时大笑。每人手里一把蒲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摇着……

  这样的时光,悠然,恬淡,闲适。岁月静美,不动声色地流淌,过去未来和现在,仿佛就在此时,在蒲扇轻摇的这一刻里。

  那时候,村里户户人家,都备有这样几把蒲扇。用棕榈叶做成,扇面薄而轻,有一轮一轮的脊纹,摸上去很有质感;扇柄硬而光滑,握在手里,拿捏自如,执柄轻轻一摇,风量十足,风里流溢着棕榈叶的清香。

  蒲扇扇到后来,只剩下扇骨头,让人想起济公和尚的一把扇儿破。智慧的农人,便用缝衣服剩下来的布条,沿周边缝起来,就像给扇子镶上了一轮或蓝或红或绿的花边,又美观又牢固,可用上三五年。

  夏天一蒲扇,冬天一烤笼。夏天,村里的老人,从早到晚,一把蒲扇形影不离。清晨,有时煤炉火势弱了,加点炭,疯扇几下,只一会,炉火就旺旺了。晌午,摇篮里的宝宝正在酣睡,奶奶们轻轻摇几摇,宝宝睡得更酣更甜。村东头的老人有空闲了,就去找村西头的老人说说话,不用带伞,也不用戴草帽,一把蒲扇遮顶,又方便又凉快。

  傍晚,月亮升起来了,牛乳一般,给村庄抹上了一笔朦胧。躺椅,竹床,长凳,早早地搬出来,摆在晒谷场上,大家围在一起,坐着或躺着,蒲扇轻摇,不时在两腿边拍拍几下,赶走可恶的蚊子。孩子们缠着奶奶讲故事猜谜语,或拿着蒲扇,趁着月光扑流萤……

  村庄,池塘,树木,沐浴在月光下,静谧而美好;虫子们在四野里唧唧喳喳叫着正欢;风从池塘边来,从庄稼地里来,从竹林里来,凉水一样,淌过身去,妙不可言。天与地,人与自然,心贴着心,融为一体,这样的时光,真想就此停留,定格永恒。

  可惜,时间过得太快了,不知不觉已是月亮偏西,晒谷场安静下来,竹床上传来了鼾声,我们的眼睛也粘了,在奶奶的蒲扇拍打下,高一脚低一脚爬上床,就进入梦乡。

  老人不像孩子那样容易入睡,蒲扇习惯性地摇几下,摇到最后,可有可无,蒲扇从手里自然滑落,落在枕边,静静地,陪着主人度过一个又一个夏天的夜晚。

转自:长沙晚报  作者: 张冬娇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