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颜

你若一直爱,我便一直在。

 
 
 

日志

 
 
关于我

一位儿科医生,一位医学硕士,一位主任助理。 乐意为大家提供儿童保健及疾病康复等方面的咨询与服务。 为人诚恳,大方,爽快,正直。 热心公益。

网易考拉推荐

故乡的梦  

2015-01-09 06:31:06|  分类: 文苑转载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我童年时期一直生活的村庄,在望城地区的偏远一隅,离县城有两个小时的车程。自然而然,我和爷爷奶奶成了世外桃源的村民,不知今夕何年。新年临近,小村庄在冰天雪地里燃烧。平日里已经食饱衣暖,我们小孩子不会再垂涎年夜饭桌上的饕餮大餐,都眼巴巴地盼着一支提着木质箱的队伍。这是村里邀请来的皮影班子,个个历练丰富,技艺精湛。而我尤其渴望,因为他们经常选我家的大前坪作为场地,每到这个时候,小伙伴都会和我甜言蜜语,让我给他们留好位子,甚至还会用糖果和娃娃贿赂我。我把赃物揽入怀中,昂首挺胸,略作沉思,然后慎重应允。以至于皮影戏开演了,我还沉迷在这种无可言状的骄傲和荣誉中无法自拔,戏曲名和唱词自然一个也没飘进耳朵。只记得,焦黄的幕布上人偶高大的影子手舞足蹈,服饰上的花边镂空精致又鲜艳,背景是葱翠丛林、壮美河山、富丽佳宅之类,可古韵典雅也可喜庆热闹。幕后艺人们嘹亮嗓音响彻天空,撩动心弦,或凌厉凄婉或壮志凌云。光影交错投映到众人的笑靥上,淡黄光晕在空气里游弋,而小伙伴又时常投我以感激的目光,我温暖得甚至可以让冰封的溪水淙淙流动了。

  筵席终将散场,皮影戏终将落幕,而我的不舍和遗憾总能被除夕的那一团火驱散。除夕夜,伴着黑炭燃烧的嗞嗞声,农人把酒话桑麻,亲人举杯嘘寒暖。年纪最小的我无疑成了众人最关心的对象,我红着脸听他们开我的玩笑,又听他们直白的夸赞和鼓励。偏偏这炭火最容易暖身,我嘟囔着太热了,借机跑开了。  

  可毕竟,春节一年仅此一次,热闹不常有。日出日落,生活又回归到常态,可我眼中自有一番世界,从不曾觉得寂静无聊。晴天固然到处鸟语花香、水荡漾、草招摇,雨天更有味道,满满的泥土气息在空中膨胀,世界湿润了,朦胧了。这时我可能正出门去附近的小卖店,半道上闯进了雨雾交织的仙境,于是,顺手采撷下一片延伸到岸边的荷叶举过头顶,看着水珠在眼前织起雨幕,忍不住欣喜地故意往水洼里踏步、转圈,溅起的水花携着泥泞黏着鞋面和裤脚。 

  后来,我随父母去县城里读书,离市中心越来越近,离我的世界越来越远。终于我有了充裕的时间,迫不及待地回了小村庄。泥泞小路全拓宽成了柏油大道,庄稼和湖面被纵横阡陌分割、挤压着,隐隐约约的,我听见地面深处传来沉沉的叹息。爷爷家的老房子靠着一栋三层楼房,是子女们为长辈新修的。长辈劳作的佝偻背影,幕布上舞动的影子,被炭火暖得通红的面庞,雨天池塘漾起的涟漪,四处闲逛的家禽,划破天际的打鸣声,都成了梦境里的一切。 

我以为,斗转星移,时过境迁,故乡就成了我魂牵梦绕,却再也回不去的地方。我还以为,爷爷奶奶是那场梦境唯一的维系。现在渐渐看清,岁月给万物浣起层层的纱,乡人却在朦胧与模糊里愈加清晰起来。物过,人却依旧。

                            转自:长沙晚报   作者:范思维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