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颜

你若一直爱,我便一直在。

 
 
 

日志

 
 
关于我

一位儿科医生,一位医学硕士,一位主任助理。 乐意为大家提供儿童保健及疾病康复等方面的咨询与服务。 为人诚恳,大方,爽快,正直。 热心公益。

网易考拉推荐

爱梅细与人来说  

2015-03-07 10:29:01|  分类: 旅游山水地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梅花,我一个人举着相机在橘子洲梅园里流连了一下午。我想我的潜意识里一定有严重的梅花情结,记得上学时舍友们做游戏以花自许,我选的就是梅花。看到与梅花有关的诗句也会刻意背下来,比如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这样的小诗是不用问度娘的,那首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虽则喜欢更甚,但还真不能全文背下来,但这并不妨碍我赏梅。长沙数年前引进数百株梅花,在寸土寸金的橘子洲上建座园子供着,小桥流水,曲径通幽,凉亭画廊,古意盎然。

  花开时节,游人如织,哪里还见寂寞呀,如果有那也只存于人。譬如我吧,一个人赏花,走走停停,本也随兴自在,偏偏就偶遇一少时同窗。人海茫茫,数年不见,居然梅园里相逢,很美好的场景?错,错,错,人家是夫妻牵手游园,而我为到此一游正请路人拍照,突然间听他叫出我的名字,好不尴尬,心情瞬间就成了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的写照。一个人赏花?虽然他没问,我也主动声明先生今天有事不能作陪。老天,虽然从不曾企望会遇上你在我最美好的时候,但也不希望他从此就给我贴上一个寂寞开无主的标签吧。

  说起来我的爱梅也有如叶公的好龙,长这么大,如果不是本地父母官为民作主雅好梅花,于前几年在橘子洲上建了这样一座园子,我所有的喜欢只怕还会停留在诗文、画册、雕刻与绣品里。关于梅花,我最早的记忆应该是来自小时候在姨妈家睡过的雕花木床,不记得那床是什么木头什么雕刻了,但用玻璃镶嵌在上面的花鸟图画的就是梅花,疏疏的一枝,几点梅花,一只小鸟,粉红的花,翠绿的鸟,好喜庆呀,一定深深刻进了我童年的记忆,不然后来学《病梅馆记》时,从没见过梅花的我,又怎会信手在课本里画得出那样生动的插图?当然也拜龚自珍先生美文所赐,第一次晓得了在文人画士眼里,梅以曲为美,直则无姿;以欹为美,正则无景;以疏为美,密则无态,虽曰病态,吾亦心向往之。奈何江南路远,从此江宁之龙蟠,苏州之邓尉,杭州之西溪就成了梦里梅乡。

  还好,古今文人墨客虽则心性志向迥异,但从不吝啬对梅花的溢美之词,名篇佳句贯穿于古今文学册页,伟大如毛泽东也难隐骨子里的文人气息,吟得《咏梅》一首,中华大地广为传诵,风雨送春归, 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 尤有花枝俏……”虽然主席笔下的梅花美丽、积极、坚贞,力扫过去文人那种哀怨、颓唐、隐逸之气,但我最喜欢的还是南北朝陆凯的《赠范晔》,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寥寥二十字,有情又有意,读完让人感叹,拥有陆凯这样一位朋友的陇头人,好有福气啊。
                         转自:长沙晚报  作者:朱小波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