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颜

你若一直爱,我便一直在。

 
 
 

日志

 
 
关于我

一位儿科医生,一位医学硕士,一位主任助理。 乐意为大家提供儿童保健及疾病康复等方面的咨询与服务。 为人诚恳,大方,爽快,正直。 热心公益。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筸军之城》的写作  

2015-06-16 05:55:50|  分类: 影评剧评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筸军之城》,似乎没有选择。因为,我生长在这样一个地方。我呼吸这里的空气,享受这里的微风雨露,吐出的自是这里的气息——神秘的气息;发出的自是这儿的声音——风中的声音、时间中的声音。有很长一段时间,这气息、这声音曾带着生命的忧伤,弥漫于我的周身,让我震颤,苦闷。但因为种种原因,我一直没有动笔。2006年,我剖腹产下一个儿子,却因为早产,儿子仅存活一天就夭亡了,他留给我的只是一个叫“匡嘎惹巴”的名字,以及低低地像呼唤“妈妈”一样的哭泣声。取这样的名字是因为随父姓匡,后面几个字为土家族语,意某家最漂亮的小伙子。儿子的离去让我在痛苦中生活了两年,这期间,我开始动笔,而最初落墨处其实并非现在作品的开头,而是最后两章,其中有一段文字:“匡嘎惹巴被截杀后,莫歌觉得自己有多么地想念他,并本能地感到非常孤单……夜晚,她想来想去,觉得活着不再有什么意思了。她吃了一种叫鸭屎木籽的植物。这种植物非常甜腻可口,但过量饮食会昏迷而殁。她换好了衣服,预先躺到了棺材里。可三天之后,她又莫名地活了过来……于是她又把似乎是上天有意惩罚当作生活的一部分承受下来,并相信上天让她活着,一定有什么理由……”这种感受,就是自己当时生活的感受,主人公莫歌是对自己的一种想象,儿子匡嘎惹巴是想象中他应有的命运结局或者说生命的轨迹。这种想象对于我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在我生长的镇筸(即现在的凤凰),这样英勇活着英勇死去的男人太多,对于这样的男人,我一向倾慕而崇拜。

  我实在不知道,有没有人像我这样写长篇先从结尾开始的。但有了这样的基调后,我终于找到了创作这部长篇的感觉,就像淤积于胸中多年的气息要吐出,飘荡于风中时间中的声音要喊出一样。

  如果说,《筸军之城》是一部虚构的历史,却是真实中的虚构。包括其间古老神秘的地域文化,在外人看来,有些不可思议,而我,包括所有镇筸人,自小就沐浴于此文化中,其实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不足为奇。作品写了约两年时间,大概因为对自己不自信,一直放着。2008年冬天,我作为高龄产妇再度剖腹,完成了人生中的母亲使命。在怀孕到抚育的忙乱中,我断断续续,开始对《筸军之城》的完善和修改。

  《筸军之城》出版后,得到了很多著名评论家及作家学者的好评,其中包括雷达、胡平、白烨、叶梅、贺绍俊、陈福民、彭学明、何向阳、顾建平、赵晏彪等,他们大都与我素昧平生。别人读《筸军之城》,大多会读出战争、死亡,读出心底的历史记忆等等,而我自己,读出的更多是一种爱,纯粹的爱、爱情、情爱,并常常为这种爱泪出,这都是我所投入的。

  雷达老师一度把这本书当成他没想到的意外惊喜,他说:刘萧就是为这个题材而生的,文字风格和写作方式以及强大的感情因素……

  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如果是,那一定是受到某种命运的驱遣。

                                                转自:长沙晚报  作者:  刘  萧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