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颜

你若一直爱,我便一直在。

 
 
 

日志

 
 
关于我

一位儿科医生,一位医学硕士,一位主任助理。 乐意为大家提供儿童保健及疾病康复等方面的咨询与服务。 为人诚恳,大方,爽快,正直。 热心公益。

网易考拉推荐

甘肃医改:医学倒退or进步?  

2016-04-28 05:46:07|  分类: 时评热讽辣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在国家卫生计生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甘肃省卫计委主任刘维忠介绍了甘肃医改的经验,其特色是引导城乡居民使用中医药,中医药100%报销。引起大家在网络上热议中医药,刘维忠也处于舆论漩涡当中。

提起刘维忠,很多网民都不陌生,曾因猪蹄汤治神经衰弱、经络保健等发言,引发过可称为“围剿”的评论。这次的“黄花菜治抑郁”和“中医药100%报销”

再次引来了网友的炮轰,说刘维忠推行的是巫医巫术。但刘维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几年的“高调”对他个人影响比较大,但是推动了中医药事业的发展,他没有遗憾。

社会上围绕中医的争议一直存在,出现了“中医黑”和“中医粉”这样的名词。对此,刘维忠认为,中西医就像人的两条腿,共同发展,人走起路来就比较平稳。“不能否定中医或者西医的作用,不应该存在这样的对立。”“我对西医投入的力量其实更大,只是平时没有在喊西医。这就像做家长的,哪个孩子弱,就多扶持那个孩子一点。假如把医疗比作一个大家庭,西医是强势的,中医相对弱势。中医再不喊,就会消亡掉了。但是我对西医是很重视的。我们省每年在医疗卫生投入70多亿,其中70亿都投入西医,中医的投入是个零头。因此我呼吁中医的要多一些,这样也就公平了。”

人民日报对此发表评论称,在很大程度上,人们对中医的认识和态度,隐含着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和态度。上世纪80年代德国波克特教授就曾这样说道:“中医药在中国至今没有受到文化上的虔诚对待,没有确定其科学传统地位而进行认识论的研究和合理的科学探讨,所受到的是教条式的轻视和文化摧残。”事实上,从西医的手术刀切开中国人传统思维的那一刻开始,中医就开始“抑郁”,西医似乎成为唯一正确的认知方式和思维方式。背负“不科学”之名的中医,面临着生存的土壤越来越削弱的困境。中医的典籍都是用文言文和繁体字写就的,在古代,秀才学医,如同笼中抓鸡,并不完全是一句戏言。而在现代,由于对传统文化日渐陌生,中医典籍对很多人无异于“天书”。可以说,文化语境的缺失是中医“抑郁”的病根,再多的黄花菜都无法治愈。

习主席曾对中医药给予了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其表示,“中医药学凝聚着深邃的哲学智慧和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中国悠久的传统文化如同中医的“根”和“魂”。汲取到中华民族丰富的文化基因,中医药固本培元根深叶茂,名家大医悬壶济世人才辈出才不是梦想。

有许多网友和医生也为刘维忠主任点赞:

@蓝医生_:微博有关注刘厅长,也试过他的方子,效果不错。大家可以关注他。

@一医一世界:反中医的潮流又很高涨,厅长就只有自己走上一线。他自己总结中医验方,推荐位于社区的中医,指导网友去找某个医生看病。这就好比刘志军在高铁试运行时坐在车头上一样,“出事故,我先死”,道理是一样的,别忘了,当年大家都在怎么黑高铁啊。在今天的黑中医的潮流面前,这么做还是很大勇气的。不信,大家看看有多少人在骂他啊,他每一条微博点赞的都不够骂他的一个零头。承受这么大的骂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月下飞舟:@甘肃刘维忠非常支持刘主任的政策,他的理念是好的,出发点是好的,两千多年的中医传承了这么久,就有他存在的道理。现在能有这样的领导已经很难了,他一心想着用最便宜的钱给大家治病。

据媒体报道,刘维忠主任今年年底即将退休,他所推行的甘肃医改,究竟是医学的进步还是倒退,我们还得拭目以待,等待实践的验证。

(转自:医纬达   环球医学编辑:贾朝娟 )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